• 地下六仺彩开奖结果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服务 >
灯依然亮着我的心却跌进一片黑暗中
发布日期:2017-09-23 15:26
 车到半途,恰遇红灯,女司机稳稳的停了车,用地方花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,听不懂。忽然,她的手机哗啦啦的响了,她只喂了
 
一声,声音便有些不对了,侧脸望着窗外,脸色难看,语速极快,声调极高,听不出来是习惯性说话方式还是在和对方吵架。绿灯亮
 
,女司机一打方向盘,蹭,面包车窜了出去,刚越过斑马线,女司机便叫:“坏了,坏了,我走错道了,哎呀,妈的,这……前面哪
 
里有出口啊,哎呀,这要绕多远啊?我怎么会直走呢,我应该打方向盘呢。”她继续自言自语。
  
  我忽然后悔。她是因为我顶撞了她而心情不好么?如果,当时我听了她的话坐在副驾,也许她心情就不这么糟糕,就不会这么心
 
不在焉,就会专心致志的开车,就不会走错路,就不会连累一车人……灯依然亮着我的心却跌进一片黑暗中
  
  后来,我发现自己想多了。女司机是个热心且爽快的人,长年跑车让她养成了火爆脾气,人,还是极好的,车到歙县境内,其他
 
人便陆陆续续的下车,她专程把我们送到指定的地点——徽州古城门口。
  
  歙县的宾馆,比我想象的要好很多。房间大,睡床大,阳台大,热水大。干净,楼道干净,房间干净,床单干净,够了,有了这
 
些,还能说什么,赶紧洗洗睡吧。
  
  “宝宝,我背痒痒的厉害,你帮我看下。”他依着床头轻轻的唤我。
  
  “哦,怎么了?我给你看看。”我枕在他的胸口上,迷迷糊糊的要睡要睡的,听他温柔的声音,便抬头起身,戴上眼镜,往他背
 
上仔细瞧着。灯下,他的背成了癞蛤蟆皮,密密麻麻的红疙瘩遍布整个背部,看到这一幕,我的头轰就大了,这是典型的湿疹。
  
  “湿疹。”我惊呼。
  
  “宝宝还懂湿疹?”他笑着说。
  
  “久病成医,我得过湿疹的。小时候,遇到连阴雨,天地都湿潮的要命,我体质弱,湿气入内,加上皮肤容易过敏,便得湿疹。
 
湿疹的症状是皮痒,表层出现大片鳞状红斑或成片的红疙瘩。”
  
  “那,怎么办呢,的确痒的难受。”他说着要伸手去抓,我挡了他的手,用手掌慢慢的给他抚摸着,我知道,一抓就破皮,严重
 
的会渗血,不小心会感染的。
  
  “可能是前两天下雨的原因,也可能是你出汗过多的原因,反正现在不去纠结原因了,我们去找药店,我知道治疗湿疹的几样药
 
。”我说着要穿衣服起床。
  
  “忍一忍吧,都十点了,这小县城的店铺怕是都关门了。”他犹豫着。
  
  “不行,坚决不行,痒一晚上,你不睡觉了?那滋味我知道的,比痛还难忍,我们必须去,没有药店应该有医院吧。”我忽然就
 
生气了,大声对着他叫。
  
  他笑了。答应下去买药,但不允许我跟着,说太晚了,怕我摔着碰着。是的,他要忍受身体的不适,还要黑灯瞎火的照顾我,倒
 
也拖累了他,便答应了让他一个人去,给他说了几个药名,忐忑着目送他出门。
  
  。他忽然就出湿疹了,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,虽然,这不是什么病,可我仍不能释
 
这种现象。我们正从中年走向老年,生老病死未必预测得到。我爱他,我甚至开始依赖他的存在,哪怕每天只是几个字的交流,最起
 
码我知道他好好的。我开始幻想我们的老年,我开始幻想等他老到行动不便,我便要精心的伺候他,像伺候一个孩子,给他洗脸,洗
 
脚,洗澡,洗衣服,喂他吃饭,每天牵着他的手,或去菜市场买菜,或清晨或黄昏散步,这些都可以。那时候,一定不要住高楼,住
 
平房,一旦有什么危急的事,我可以拖着他到门外到院外到大街上喊人急救。我一定背不动他,但我可以拖得动他,无论如何我们一
 
定要陪伴到死,不能丢下对方孤独终老。
  
  敲门声。“宝宝,宝宝……我回来了。”他在门外叫。
  
  “哎……哎……来啦,来啦。”我擦干眼泪答应着开门,他一走进来,我便紧紧的抱住他,好像他已经离开我一万年。
  
  “买回来了,都买的什么药?”我接过他手里的购物袋。
  
  “你看看,就是你说的那些药。真是运气好,再晚去几分钟,她们就关门了,几个小女孩送我出来的时候,都哈欠连天的。”他
 
笑着说。
  
  我把药放桌上,把他按到凳子上,替他脱了长衣长裤,拖着他进了洗手间,把水温调好,让他站到水龙头下,开始仔细的给你洗
 
背,擦干,我把他拖到床上,趴着,我开始给他涂药,接着,倒温水让他吃口服的药,待背上的药膏渗透到皮肤里,拿一块干净的浴
 
巾铺到他身下,让他躺好,安抚他睡着,这些活一气做完,便轻舒一口气,我坚信,今晚他会睡个好觉,明天,身上的红疙瘩会消去
 
,他也会精神起来。

上一篇:他对我极端的爱护与宝贵好心倡议 /下一篇:那淡淡的哀愁又牵动多少文人学者的心